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锦州律师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正文
分享到:0

锦州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与徐某、王某林健康权纠纷二审判决书

   (2015)锦民终字第00776号   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   二审   民事   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5-09-14

 

        上诉人(原审被告)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住所地辽宁省锦州市南站新区松山村。

        法定代表人朱某昌,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杨培植、骆力强,辽宁戎达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徐某,男,1955年1月4日出生,汉族,居住地锦州市太和区。

        委托代理人李敏、杜荣航,辽宁民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林,男,1945年11月12日出生,汉族,居住地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

        上诉人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与被上诉人徐某、王某林因健康权纠纷一案,不服辽宁省锦州市太和区人民法院作出的(2014)太松民初字第352号民事判决,上诉至本院。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骆力强、杨培植,被上诉人徐某及其委托代理人李敏、杜荣航,被上诉人王某林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徐某向一审法院起诉称,2013年初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在大洼屯钢管厂院内建设厂房需要工人,徐某于8月1日在工友的介绍下到该处干活,做力工,每日工资120元,每月16日结算工资。施工现场由昌华公司的职员刘铁专记工,会计白春丽做工资表,由王某林代发工资。2013年8月14日早上7点多,徐某在干活过程中,因施工现场支撑跳板的木杠子忽然断裂,导致徐某与另外两名工友从5米高的跳板上掉到地上,造成徐某严重摔伤。昌华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朱某昌立即将徐某和受伤的另外两名工友送到了锦州市第二医院,并为徐某垫付了5000元治疗费。徐某经医院诊断为腰1椎体爆裂骨折、腰1双侧横突骨折、腰2及胸12右侧横突骨折,经过164天的治疗,徐某于2014年1月24日出院。目前治疗暂时告一段落,但徐某目前行走还是困难,起居仍需要家人照顾,而且需要二次手术。(昌华公司共垫付医疗费1.5万元)因此次事故使徐某无论在经济上还是精神上均受到了巨大损失,徐某身体上遭受伤痛的折磨,而且躺在医院长达5个多月,精神上也备受煎熬。而且徐某是家里的主要劳动力,此次事故导致徐某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工作,且需要家人照顾起居,而且极有可能致残。对此昌华公司不但不关心不问候,还推脱责任。徐某认为,徐某是为昌华公司提供劳务时受伤,昌华公司理应根据《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等的相关法律规定承担民事责任,理应赔偿徐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伙食补助费、交通费、精神损失费、二次手术费及伤残赔偿金等。但徐某多次去找昌华公司协商赔偿事宜,均未果,无奈诉至贵院。恳请法院依法维护徐某的合法权益,赔偿徐某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11398.48元。

        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在一审中辩称,徐某与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没有合同关系,不是向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提供劳务,而是由王某林雇佣,与王某林有协议,协议中有条款约定,责任应由王某林承担,不由昌华印刷承担。昌华公司与王某林之间是承揽合同关系,王某林没有规范操作、安全施工,与徐某都存在严重过失。徐某提供的医疗单据有一部分不是本人姓名,不能予以保护。

        王某林在一审中辩称,我们是2013年4月经刘铁专介绍,到朱某昌工地干活,一共去了12人,干活时与其他工程队一起干活,给朱某昌干活是朱某昌自己给我们分工,由职工和会计做工资表,我只负责代发工资。干活时,其他人找的架工,干了十几天之后,就不干了。干活的设备是朱某昌自己买的,徐某是8月1日去的,8月14日因为六尺杠子是木的,还没有上料,徐某经过,杠子折了,协议书是后补的,是8月15日签的协议。我不同意赔偿。

        一审法院审理查明,2013年8月1日,徐某经人介绍到位于太和区的昌华公司的厂房作力工,约定每日工资120元。昌华公司在施工现场提供劳动工具。2013年8月14日早上七时许,徐某与另外两名工友到跳板上干活,因原来钢铁材料搭建的跳板杠子不够高,而绑杠子的架工离开了工地,故昌华公司的老板让维修工临时在铁架子上面搭建一层木跳板。当徐某及另外两名工友经过木杠子时,因木杠子断裂,导致三人同时摔落。徐某被送往锦州市第二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为腰1椎体爆裂骨折、腰1双侧横突骨折、腰2及胸12右侧横突骨折。住院治疗164天,共花费医疗费42146.79元。经辽宁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法医司法鉴定所鉴定,徐某的第1腰椎椎体爆裂骨折损害构成八级伤残,行后路椎板减压,RSS内固定术后第二次手术取出内固定物所需手术费用共计约需8500元。徐某因本次事故,遭受的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4450.44元(赔偿明细附后)。事故发生后,昌华公司给徐某垫付医疗费15000元。昌华公司与王某林于2013年5月5日签订一份《协议书》,约定:乙方(王某林)愿意以人工费形式承包《印后车间》的土建部分。甲乙双方签约后,甲方先垫付给乙方1万元的工程人工费,作为乙方缴纳人身工伤的保险金,乙方施工人员必须持有保险公司的人身保险单进入施工现场,施工中一旦发生人身工伤及安全事故乙方自愿承担全部责任和一切后果,保险公司负责赔偿不足的那部分,乙方愿意自己承担,甲方不承担任何责任和义务。

        一审法院认为,徐某经他人介绍到昌华公司的厂房作力工,由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提供施工工具,因施工工具存在瑕疵致使徐某受伤,昌华公司依法应当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昌华公司与王某林之间签订了协议书,但徐某经他人介绍到公司的工地上干活,并不是王某林土建施工队的工人,亦不受王某林的支配指挥,故双方之间签订的协议书对徐某没有约束力。徐某在事故发生后被送院就医,顶替投保的工人张春生的姓名接受检查,故对于徐某提交的缴款人姓名是张春生的挂号单及输血票据,本院予以支持。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徐某因本次事故所遭受的各项经济损失204450.44元,扣除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已经赔偿的15000元,由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赔偿189450.44元。此款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二、驳回对王某林的诉讼请求。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上述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案件受理费4089元,邮寄费60元,保全费1520元,共计5669元,由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宣判后,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

        上诉人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上诉称,1、一审法院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昌华公司与被上诉人徐某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上诉人的法定代表人也没有让人搭建跳板。2、一审法院证据采信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王某林之间的协议证明徐某是王某林的工人,受王某林指挥,而不是上诉人雇佣的,一审法院未予以采信该证据是错误的。3、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王某林签订的协议对责任进行了明确约定,责任的承担应根据协议内容确定。因工具瑕疵致使被上诉人徐某受伤,应由王某林承担主要责任。被上诉人徐某自身存在严重过失,也应承担相应责任。综上,请求撤销原审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徐某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徐某承担。

        被上诉人徐某答辩称,1、被上诉人徐某与上诉人之间是雇佣关系,直接受雇于上诉人。被上诉人在施工期间受伤,上诉人应当承担赔偿责任。2、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王某林签订的协议书是虚假的,也是无效的。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请求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被上诉人王某林答辩称,本人是给上诉人干活,仅是替上诉人代发工资,不是包活。原审判决正确,请求维持原判。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所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公民的健康权依法受法律保护。被侵权人有权请求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本案上诉人昌华公司是在建厂房的所有权人,由其负责在施工现场提供劳动工具。致使被上诉人徐某摔落受伤的跳板及断裂木方均为上诉人所提供。上诉人作为提供施工工具的所有权人,负有对正在施工的厂房安全生产提供条件和保障义务,但其未履行相应的注意义务,在安全、防护设施上未加落实,致使徐某损伤的发生,上诉人应承担过错责任。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所作出的判决并无不当。经审查,上诉人所提供的现有证据未能证明被上诉人徐某在此次事故中存在过错,应由其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上诉人所提出的上诉理由因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089元,由上诉人锦州市昌华印刷包装有限责任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王玉龙

        审 判 员  刘志辉

        代理审判员  田 稷

        二〇一五年九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王 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