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文集

律师文集

您当前的位置: 锦州律师 > 律师文集 > 成功案例>正文
分享到:0

锦州某有限公司与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尹某某、任某、乔某某、杨某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民事判决书

   (2017)辽0703民初1085号   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一审   民事   锦州市凌河区人民法院   2017-11-24

 

            原告(执行案外人):锦州某有限公司,住所地锦州市凌河区。

            法定代表人:张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某,男,该公司总经理助理。

            被告(申请执行人):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住所地锦州市凌河区。

            经营者:周某某,女,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住锦州市凌河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敏、杜荣航,辽宁民聚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被执行人):尹某某,男,19XX年X月X日出生,汉族,锦州正大混凝土有限责任公司经理,住锦州市凌河区。

            被告(被执行人):任某,女,19XX年X月XX日出生,汉族,锦州正大上河建设集团员工,住锦州市凌河区。

            被告(被执行人):乔某某,男,19XX年X月XX日出生,汉族,锦州正大上河建设集团员工,住锦州市凌河区。

            被告(被执行人):杨某,女,19XX年X月XX日出生,回族,锦州正大上河建设集团员工,住锦州市凌河区。

            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与被告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尹某某、任某、乔某某、杨某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一案,本院于2017年6月2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张某某、被告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经营者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荣航到庭参加诉讼。被告尹某某、任某、乔某某、杨某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要求停止对我方腾空房屋的执行;2、请求依法确认原告在2020年8月1日前对某号房屋有承租使用权。事实与理由:2015年8月1日,原告与案外人辽宁某有限公司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约定案外人辽宁某有限公司将某号房屋出租给原告使用,租期五年,自2015年8月1日起至2020年8月1日止。合同签订后,原告即一直按约定承租使用该房屋至今。2015年11月26日,锦州市凌河区人民法院就本案被告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与被告尹某某、任某、乔某某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作出(2015)凌河民一初字第00578号民事判决。该判决生效后,本案被告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作为执行申请人向凌河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凌河法院于2016年5月3日作出(2016)辽0703执169号民事裁定,将本案诉争的登记在被告杨某名下的某号房屋查封,并于2017年4月12日向原告发出(2016)辽0703执169号公告,要求将本案诉争房屋腾空。2017年5月2日,原告向凌河区法院提出执行异议,2017年5月10日,凌河区法院作出(2017)辽0703执异8号《执行裁定书》,驳回原告异议请求。原告认为,自2015年8月1日起即与自称是本案诉争房屋实际所有权人的案外人辽宁某有限公司形成租赁关系,且一直使用该房屋至今,且原告已投入装修费10万余元。期间无论是登记所有权人杨某还是抵押权人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凌云支行,均未对原告实际占有使用该房屋提出任何异议。如果该房屋被腾空拍卖,势必损害我公司合法权益。故此提起本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原告诉求。

            被告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辩称,依法驳回原告诉讼请求。1、该涉案房屋的所有权人是被告杨某,而非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原告与被告杨某之间并不存在租赁关系,原告诉称是与辽宁某有限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但该案房屋的所有权人是被告杨某,且被告杨某在执行异议的听证会时当庭表示其所有的房屋从未出租给原告,也未与原告签订过任何租赁合同,因此原告与被告杨某之间不存在租赁关系。原告与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租赁合同不具有合法性、真实性。2、即使该涉案房屋存在租赁关系,该涉案房屋设定抵押在先,租赁在后,该租赁关系也不得对抗已经登记的抵押权,因此该房屋是否存在租赁关系并不影响贵院对抵押房屋的执行。该抵押房屋的所有权人杨某于2013年6月为被告尹某某借款200万元提供抵押担保,并办理了房屋抵押登记。而原告提出其在2015年才与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租赁合同,显然抵押的时间早于租赁时间。根据物权法第190条规定,且担保法解释第66条同时规定,因此该涉案房屋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经登记的抵押权。综上,恳请法院依法驳回原告诉求,维护答辩人合法权益。

            被告尹某某、任某、乔某某、杨某未作答辩。

            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针对其诉讼请求提交了房屋租赁合同、营业执照、本院(2015)凌河民一初字第00578号民事判决书;被告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提交了本院(2017)辽0703执异8号执行裁定书及本院(2015)凌河民一初字第00578号民事判决书,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上述证据,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被告尹某某、任某、乔某某、杨某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出答辩和质证意见,视为对自己权利的放弃。

            本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本院在执行申请执行人锦州市某调料批发部与被执行人尹某某、任某、乔某某、杨某债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中,因被执行人拒不履行已生效判决规定的义务,本院于2016年5月3日作出(2016)辽0703执169号执行裁定书,依法对登记在被执行人杨某名下的坐落于某号房屋予以查封。2016年10月12日,本院作出(2016)辽0703执169号之一执行裁定,裁定拍卖被执行人杨某所有的坐落于某号房屋。并于2017年4月12日向原告发出(2016)辽0703执169号公告,要求将本案诉争房屋腾空。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认为,其与案外人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上述房屋租期为五年的租赁合同,应确认其对上述房屋享有承租使用权。故其于2017年5月2日向本院提交了执行异议申请书。本院经审查认为,2013年6月,坐落于某房屋设立了抵押,并进行了抵押权登记;2015年7月18日,锦州某有限公司承租上述房屋,抵押权设立在先,租赁关系成立在后,该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登记的抵押权。故本院于2017年5月10日作出(2017)辽0703执异8号执行裁定书,依法驳回了异议人锦州某有限公司提出的异议申请。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不服,于2017年6月26日向本院提出案外人执行异议之诉。

            另查明,坐落于某号房屋登记在被告杨某名下。2013年6月26日,锦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凌云支行作为贷款人与借款人尹某某签订了个人借款合同,借款金额200万元。被告杨某作为担保人之一,以登记在其名下的坐落于某号房屋做抵押,并办理了抵押权登记。2015年7月18日,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与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房屋租赁合同,由原告承租坐落于某号房屋用作办公场所使用,租期五年,自2015年8月1日起至2020年8月1日止。

            本院认为,根据物权法第九条规定“不动产物权的设立、变更、转让和消灭,经依法登记,发生效力。未经登记,不发生效力,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坐落于某号房屋登记在被告杨某名下,虽然原告主张案外人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为上述房屋的实际所有权人,但未能提供任何证据加以佐证,故原告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上述房屋于2013年6月即设立了抵押,并依法进行了抵押权登记。而原告主张在2015年7月18日承租上述房屋,抵押权设立在先,租赁关系成立在后。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九十条“订立抵押合同前抵押财产已出租的,原租赁关系不受该抵押权的影响。抵押权设立后抵押财产出租的,该租赁关系不得对抗已登记的抵押权”的规定,原告对本案所涉执行标的坐落于某号房屋不享有足以排除强制执行的民事权益,故对原告要求停止本院对其腾空房屋的执行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关于原告要求确认其对某号房屋享有承租使用权一节,因出租方并非该房屋所有权人杨某,案外人辽宁正大上河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是否经过被告杨某授权对外出租,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故对原告此节主张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第九条、第一百九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四条、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一十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由原告锦州某有限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辽宁省锦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 判 长  李 飞

            人民陪审员  蔡文艳

            人民陪审员  曹 宁

            二〇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书 记 员  刘 琳